抑制“跑部钱进”、监管地方花钱 财政部加大疫情期间财税改革力度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04日
       北京报道, 疫情之下, 企业受到重创, 国内经济压力骤增。 然而,

迫于压力, 各项改革正在悄然加速。 近日, 财政部印发《关于进一步推进财政法治建设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要求加快推进财政法治建设, 加快推进财政法治建设。
        金融体制改革, 着力推进税制改革。 其中, 一些“卡住脖子”、“拖延”的改革再次被强调。 比如, “部钱”的出处是中央和地方的关系, 为了减税降费而暂停的“提高直接税比例”, 使用收支预算 防止地方政府盲目举债。 根据《意见》, 到2020年底, 金融工作全面融入法治轨道, 基本实现职能科学、权责合法、执法严格、公开公平、廉洁高效 , 守法诚信; 管理行为更加规范, 财务部门依法行政的意识、能力和水平进一步提高; 到2035年, 形成较为完善的金融法制规范体系、高效的金融法治实施体系、严格的金融法治监管体系、强大的金融法治保障体系。 《华夏时报》记者发现, 《意见》的主要任务是加快金融体制改革。 其中, 要研究制定相关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方案, 适度强化中央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 事实上, 这也是财税体制改革中速度最慢、难度最大的一次改革。 “在财税金融体制方面, 分税制改革始于1994年。
       通过大幅度增加中央财政收入, 维护中央财权, 中央对地方经济行为的宏观调控。 但与此同时, 也出现了新的问题, 比如中央的权责分配严重不对称, 财政、税收、财政等方面的权力已经高度集中。 在中央, 中央收入的比重明显增加, 但支出任务并没有相应增加。” 国家行政政法学院教授冯立霞在论文中表示, 据报道, 新增财政支出, 特别是社保支出责任, 几乎全部由地方财政承担,

使地方压力倍增。 中央转移支付弥补了部分地方财政空缺, 转移支付的不规范、非均衡性也引发了“办部到北京”、“办部问”等腐败现象。 《意见》明确, 要优化政府间事权财权划分,

建立权责明确、财力协调、区域均衡的中央和地方财政关系。 实现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的法制化和规范化 n 政府。 同时, 《意见》要求完善财政收支预算管理。 健全标准科学、规范、透明、约束性强的预算体系。 严格执行预算法, 加强政府预算统筹协调, 规范收入预算管理, 防止和纠正不符合实际的支出政策出台, 积极推进社会保险基金精算平衡。
       打通政府预算、资产、债务管理链条, 严格政府债务管理, 强化预算约束, 增强财政可持续性。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刘小兵表示,

要谨防盲目上马新项目, 控制好负债规模。 “现在市场上流传着一份清单, 说各省公布的投资计划都达到了3、40万亿元, 哪来的这么多钱?这不是好事, 我们要警惕。我们的 债务问题已引起国际舆论高度关注, 对此我们必须提高警惕, 控制债务规模, 防止疫情进一步加剧我国债务危机。” 刘小兵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他认为, 应优化支出结构, 优先安排, 确保资金用在哪里。 “疫情对财政支出的影响肯定会加大财政支出的压力, 但钱就这么多, 不能借太多, 解决办法只能是优先考虑各种支出需求, 优化支出结构 把有限的财力用在‘刀刃’上。” 刘小兵说。 完善金融法制 随着法治化进程的加快, 我国的财税立法越来越受到重视。 《意见》要求完善财政立法体制机制。 例如, 加强重点领域的财政立法。 坚持财政立法与财税改革的统一衔接, 及时将成熟的财税体制改革经验和行之有效的财税体制改革措施提升为财政法规或提升为财政法规。 法律法规。 按照建立现代金融体系的要求, 加强金融基本法制、财政收支法制、财务管理法制等重点领域立法, 逐步建立健全完整的金融体系。 法制。 “建议尽快制定和颁布《信息公开法》和《金融基本法》。做任何事情之前, 首先要有规则。没有规则, 就不能绕圈子。我们得到的一个反思 疫情期间是要尽快为大量政府活动制定规则, 但我们中国的金融活动缺乏基本规则, 《信息公开法》和《金融基本法》应该 尽快制定颁布。” 刘小兵告诉本报记者。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 《意见》要求保持现有中央和地方财力总体稳定, 加快税制改革, 完善直接税制并逐步提高其比重, 完善地方税制。 , 合理划分中央和地方收入。 , 形成中央和地方财政协调的财政关系。 落实税收法定原则, 加快推进税收立法, 形成税法统一、税负公平、调整适度的税收制度。
        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财税专家看来, 逐步提高直接税制并逐步提高其比重的重新引入, 意味着下一步税制改革方向的转变。 “近两年, 减税降费任务艰巨, 地方收支压力巨大, 税费改革难以深入。特别是直接税、个人税改 税收以减税为主, 增加直接税的改革目标难以实现。”上述财税专家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