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支线客机ARJ21敲定新客户 全球支线航空制造业面临大变局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1日
       北京报道, 航空运输业受到COVID-19疫情的打击, 飞机制造业也受到影响, 不仅干线飞机市场容量在萎缩, 而且长期以来一直相对疲软的支线飞机制造业 时间, 也面临着巨大的变化。 但在这样的大环境下, 中国商飞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商飞公司”)生产的支线客机ARJ21似乎迎来了一个小高潮。 6月10日, 中华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华航空”)宣布与中国商飞公司签署《飞机采购与建设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框架协议》。 根据协议,

从今年起, 华航将引进运营ARJ21-700和C919飞机共计100架。 双方还将在飞机设计与优化、飞机维修与服务、航空科教、海外市场开发、人才培养与交流、国内民机产业生态等方面开展合作。 国产分机的春天? 中国夏航是中国为数不多的支线航空公司之一。 通过与干线航空公司以运力采购模式合作, 主要以连接三四线城市的航线, 以航班业务为核心, 引进A320系列。 以干线窄体机队为补充, 发展干支相结合的网络, 通过差异化运营模式在竞争激烈的国内市场站稳脚跟。 目前, 华航机队拥有CRJ900支线客机38架, A320系列干线客机11架。 这两种机型的座位等级, 其实可以与本次与中国商飞签订的飞机采购相匹配。 两种型号的座位等级按顺序排列。 据接近签约人士透露, 根据双方达成的初步意向, 这100架飞机的订单执行更加灵活, 具体执行有多种选择,

比如支线飞机订单转换为 干线飞机。 不过, 此次签订的框架协议并不意味着最终达成交易, 双方未来还将签订专项合同来执行这些订单。 这不是华航第一次购买国产民用飞机。 2018珠海航展期间, 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下属的中航西飞签署了采购和托管100架MA700涡轮螺旋桨支线客机的协议。 目前, 中国商飞处于研发制造阶段的三款机型包括支线客机ARJ21、干线客机C919和干线宽体客机CR929。 从项目进度来看, 最早的ARJ21已经包括成都航空和成吉思汗航空。 而江西航空的三个客户已经投入运营,

交付数量已经接近30架。
       C919还在试飞, CR929还处于初期设计阶段。 尽管多年来国内支线航空市场发展相对缓慢, 但以国力发展航空制造业的决定, 让中国商飞不再像其他竞争对手一样担心订单数量。 截至今年一季度, 据公开数据显示, ARJ21系列已获得确认和预定意向单打总数超过700张。但是, 目前的产能一直是中国商飞亟待解决的问题。 尽管在去年两条总装线投产后, 其宣布产能可提升至每年60架,

但与目前的订单数量相比, 仍无法在商用飞机市场竞争。 构成竞争力。 但今年对于中国商飞和ARJ21来说意义重大, 因为按照计划, 三大国有航空公司将在6月底前收到首批订购的ARJ21机型。 在内部, 至少会迎来五个新客户, 这对于已经存在近 20 年的模型来说是相当困难的。 支线航空制造业正在发生变化, 中国商飞以提高产能为主, 其他一些支线飞机制造商的日子并不好过。
        日本三菱重工的飞机制造公司近日宣布, 将暂停其支线客机SpacJet的试飞, 暂时封存前四架原型机,

并关闭日本以外的办事处。 生产基地经历了一系列调整和重组。 三菱飞机公司对外界表示,

“由于航空业的现状及其影响, 不得不做出这样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 SpaceJet, 原名MRJ, 是全新设计的90座支线飞机, 中国商飞的ARJ21系列与庞巴迪宇航的CRJ900和巴西航空工业公司(“Embraer”)E2处于同一竞争领域, 但该机型更年轻, 具有新的 设计和更当前领先的民用飞机技术、制造工艺以及新的、更省油的发动机。 然而, 这些优势并没有让 SpaceJet 在市场竞争中占据优势。 虽然也拿到了一些订单, 但整个机型经历了设计变更, 导致开发进度和拟交付日期多次延迟, 从最早的计划交付时间是 2013 年。 目前至少要到 2021 年 4 月才能交付。今年年初的 COVID-19 疫情大大减少了航空公司对飞机的需求, 这也成为导致 SpaceJet 目前“冻结”的关键因素 项目。 据了解, 除了目前处于试飞阶段的88座M90机型之外, 三菱飞机公司也停止了其继任者M100的研发和制造计划。 相比之下, 加拿大支线喷气式飞机制造商庞巴迪宇航公司干脆完全离开了飞机行业。 一是在2018年, 将已经用尽并以相当实力研制的C系列准主干喷气机“打包”出售给欧洲空客。 据报道, 维京航空公司以及从商用飞机产品中诞生的公务机项目也有可能出售给竞争对手。 至此, 多年来一直维持的“两大两小”喷气客机制造企业的局面被彻底颠覆。覆盖。 庞巴迪在支线领域的长期竞争对手巴西航空工业公司几乎整体并入波音商用飞机集团, 但由于疫情影响, 在波音评估后放弃了这笔交易, 这也让巴西航空工业公司陷入了更加尴尬的境地。 SpeedNews早些时候对航空业内人士进行的在线调查结果显示, 巴西航空工业公司的E系列支线飞机被认为最有可能因疫情而推迟或取消。 受疫情影响, 巴西航空工业公司今年一季度仅交付5架商用飞机, 同期净亏损2.92亿美元, 整体营收下滑23%。 上涨 11%。 更严重的问题是, 波音的半途而废让巴西航空工业公司需要从头开始规划自己的未来, 不排除继续寻求其他合作伙伴的可能性。 各国可以成为潜在的合作伙伴。
        当然, 除此之外, 支线航空制造企业还包括空客与意大利阿莱尼亚的合资公司ATR, 主要生产涡轮螺旋桨支线客机。 它在全球拥有广泛的客户资源, 但也受到 COVID-19 疫情的影响。 受到影响, 其重新进入中国市场的长期目标, 也笼罩在中国目前正在研发制造的新航700涡桨支线飞机的阴影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