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焦虑的宝爸宝妈一起分享,二宝成长的点点滴滴_亲子中心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08日
       想了很久, 要不要发个儿子的帖子。一是我不相信自己能一直坚持下去;另一个是我根本没有写作能力, 我的文笔不好。在阅读了很多关于儿童发展的帖子后, 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为了监督自己的坚持能力, 我决定开始写这篇关于儿子的文章, 与大家分享过程中的辛酸和喜悦, 哪怕对同样焦虑的父母和妈妈有一点帮助。还有希望有一天儿子长大了, 也能回忆起一起长大的点点滴滴。从何时起?让我们从宝宝的名字开始。我们在命名上还是很传统的。名字保留资历, 更不用说姓氏了。只剩下一个属于他的角色了。什么是最好的选择?我和妈妈想了半天, 还是迷信地看了看生日, 评论了分数, 留了大概六七个名字给刚来这个世界的儿子选择。儿子抓不住他, 他还不会说话, 所以我们想了个办法把它扔掉, 用那个名字来称呼离他最近的那个。好在XX豪是他最亲近的人, 所以取了豪豪这个外号, 希望他以后能成为人中的英雄, 为社会做出应有的贡献。名字后面还有一个小插曲。我把儿子带回亲戚家, 又添了一个人。每个人都非常高兴。
       儿子的三叔问孩子叫什么名字, 因为他说XX豪, 三叔想了想, 觉得这个名字不太好听。我问他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他也说不出来(儿子这一代还是矜持的。学长的也是我的孩子。我觉得应该保留。祖宗传下来, 不能随便扔。要有一颗敬畏和感恩的心。现在社会变化太快了, 很多东西都慢慢失去了。孩子长大后, 会记住这些事情。 )。我和妈妈对视一眼, 笑了。名称, 只要它们有意义。一家人因为增加了一个成员, 增加了很多欢乐, 但忧虑并没有减少。忘了说, 为了响应国家的号召, 皓皓是老二。事实上, 一开始我是强烈反对生两个孩子的。第一, 第一个宝宝年纪比较大, 怕没有原来的耐心(后者耐心少了很多, 陪伴也少了), 不想重来。我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二是家庭条件不是很好, 孩子出生后得不到应有的教育;第三, 父母年事已高, 精力绰绰有余, 雇个全职保姆太贵了。是什么促使人们需要第二个孩子?或许和很多普通家庭一样, 一个是父母的劝说, 一个也是养的, 一个也是养的。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结果表明他们仍然可以移动, 而且他们还有另一个。第二, 大宝看到很多同学都有弟弟妹妹, 他也想要一个。我和妈妈想了想, 我们不能为了现在的放松而放弃。大宝多了一个弟弟妹妹, 以后有什么可以讨论的地方, 他承受的压力也小了很多。随着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快, 想想我们未来的缺席, 大宝也有一个可以去参观的地方, 感受一下亲情的温暖。基于以上几点, 我决定计划生二胎。一切顺利在。事情就是这样,

越是想要得到的东西, 往往越会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不像他要大宝的时候, 这个月准备好了, 下个月他就会高兴地敲门。快一年了, 第二件宝物还没有到。我跟宝妈说, 难道老天只允许我们生一个孩子?快过年了, 妈咪问是不是有什么事, 我们都不好意思的摇头。然后我们放弃了所有计划, 一切都平淡无奇, 顺其自然。春节后的第一个月, 宝妈冲出房间, 低声跟我说, 恭喜你又当爹了。老实说, 我欣喜若狂, 根本没有大宝来。卫只是淡淡的回答:看来该来的总会来的, 逃不掉的是你的。二胎到来后, 所有的准备计划又被提上了日程, 所有的检查和筛查都没有留下, 因为妈妈即将成为一名高级妈妈。一切正常, 所有的结果都出奇的好, 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大宝的所有准备工作都按照最高标准进行。我们犹豫选择哪家医院计划二宝的出生, 犹豫选择最好的医院还是一般的医院, 一时没注意。这时, 宝宝的阿姨说她应该在他们医院。她对医院的一切程序都很熟悉, 有什么事情她都能及时帮忙处理。虽然比大宝出生的医院差一点, 但也不错。再说了, 我侄女也是在这家医院出生的, 一切都还好, 就这么定下来了。时光荏苒, 转眼二宝怀孕6个月。所有检查都完美, 彩色多普勒超声宝宝出生的时候, 宝宝发育正常, 彩超医生还夸他脑神经发育也很完美, 我们很开心。这段时间, 妈妈很痛苦。当她怀上大宝的时候, 没有任何反应。这一次, 二宝坏到她应得的地步, 吃什么都吐了。查了资料,

没问题, 就结束了。二宝7、8个月做胎心监护的时候, 宝宝总是不配合。原本只需要 15 分钟的监控, 但每次大约需要一个小时才能完成。要么踢你一会儿, 要么躲到别的地方, 总是不合作(这也印证了二宝出生后不安分的性格)。淘气的二宝怀孕后喜欢躲在我们身边。我总是喜欢用脚踢妈妈的肚子, 用手摸摸, 然后马上躲起来, 然后又开始在别的地方捣乱。那时候, 我喜欢用亮眼的东西来取笑他。根据大宝的经历, 冉冉大部分时间都坚持为他读一些故事, 听一些舒缓的歌曲, 希望他出来的时候也能像大宝一样聪明伶俐。一转眼, 就37周了。各项检查都很好, 对于即将到来的二宝, 叫来妇产科主任做最后的准备。妈妈走路越来越难, 期间吸氧也没少。在主任的第二次检查中, 我们告诉她, 宝宝最近一直在她的肚子里动。为确保事故发生, 所长建议住院观察。因为我们家离医院很远, 打理起来不太方便, 所以姑姑建议我们住在她家,

离医院也很近, 所以我们就搬到姑姑家了。姑姑家的楼层不高, 有一个大阳台。适合妈妈出来旋转。
       阳台上种着各种蔬菜和植物, 适当的运动也可以缓解郁闷的情绪。为了怕缺氧, 我们排队联系负责破产的医生(大宝破产了, 二宝别无选择)。因为侄女也是她师父的宝剑, 所以可以信任。主治医生说有时间是12月6日, 巧合的是, 这一天也正好是侄女的生日。 (感叹)我们总觉得大宝和二宝的怀孕时间比医学估计的要短。大宝十多天了, 还没有出来的迹象。我们担心太久对大宝不利, 所以当时选择了破产。 39周2, 二宝提前来到了这个世界, 现在想想, 我真的应该等待。 (续)第二个宝宝明天就出来了。做完所有检查后, 医生告诉我妈妈的血小板偏低, 需要全身麻醉。当时我是强烈反对的, 怕全身麻醉对二宝和宝妈有影响。医生说手术时间很短, 技术也很成熟, 不用担心。如果不做全身麻醉, 怕大出血对妈妈不利, 只好签字同意。早上的第一次手术是为破产安排的。我在手术室外等候, 脑子一片空白, 担心手术会不会顺利。姐夫在一旁安慰我说:这是第二次了, 放轻松,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顺利。 10点58分, 护士来到门口喊道:谁是XX的家人, 过来抱孩子。我快步跑过去, 把二宝抱在怀里, 看了看脚上的标签, 是我的二宝。看看他的小胖子脸和大宝出生时一模一样, 眨眼的样子好可爱啊!所有的疲惫和烦恼都烟消云散了。但好景不长。第二天, 我们发现二宝的皮肤越来越黄, 于是就去看医生。由于我是A型血, 我妈是O型血, 二宝是A型血, ABO溶血引起黄疸, 我马上带她去二楼儿科办理入院手续。在蓝光中看到他, 真是令人心碎。这边还没有安定下来, 妈妈那边还有一个问题。由于膀胱恢复不佳, 拔掉导尿管后, 不能正常上厕所, 手忙脚乱。我跑到护士台说明情况, 等了半天, 值班医生也没有过来, 于是我又冲动地跑去大声喧哗。值班医生毫不犹豫的走了过来。这时候儿科让我给二宝送奶粉, 我就下去了。回来的时候, 只见包妈妈哭的那么阴沉,

眼中带着绝望的神色。安抚妈妈的情绪, 追问原因, 值班医生说:如果不能恢复, 可能需要插导尿管一辈子。告诉客户最坏的结果是不恰当的。可能是我说话声音太大, 引起了她的不满。我在这里道歉, 我当时太着急了)。为了立即联系主刀, 询问结果是否属实。主刀医生说, 手术很顺利, 不用太担心。康复训练可以有效解决问题。果然, 通过一周的康复训练恢复正常。二宝治疗一周也过去了, 黄疸也下来, 皮肤不再发黄。回家开始育儿体验。一切都按照大宝的流程再次复制。在欢声笑语中, 三个多月后, 二宝很快就开始翻身了。情绪也增加了, 饿了想哭, 拉粑粑想哭,

逗他就撅嘴。不过晚上哭的东西比较多, 总比大宝好。妈咪还在休产假, 她白天带, 我晚上带, 奶奶一直在当消防员。 7个月的时候, 二宝已经可以坐稳了。
       他一看到我, 总是喜欢唠叨, 我也跟着他唠叨。就算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他也从不厌倦。我也哭得越来越少, 生活规律也好了很多。不用半夜起来和他一起在屋子里跑来跑去。想想我前期睡着打瞌睡的时候, 总算是结束了。 8个月的时候, 宝妈妈要回去上班了, 所以我们决定让二宝开始和爷爷奶奶一起睡觉。二宝不肯发表意见, 被我们主观安排到另外一个房间。从这里开始, 我们开始少担心二宝了。感觉男生们应该不太习惯, 耐心少了很多, 更别提和他们相处的时间了。鲍的妈妈是老师。她上班路途遥远, 早退晚归。但为了两个孩子, 我还是坚持每天回家, 哪怕只是一个眼神, 我都心满意足。大宝已经上二年级了, 他的功课比较多。宝妈虽然是老师, 脾气也很好, 但在辅导孩子做作业时, 无形的怒火不言而喻。
       而我, 其实平时也不会说太多废话我喜欢安静, 不喜欢太多的娱乐。除非我真的摆脱不掉, 一般都是三分一行(也许二宝遗传了我的性格)。
       在大宝的教育中, 我就像唐僧一样, 时不时唠叨个不停。我负责大宝的主体教育, 顺理成章。大宝相当聪明, 推断其他事物的能力也不错。学习很好, 经常被邻居羡慕。二宝的日常生活和照顾基本上都落在了爷爷奶奶身上。爷爷不太喜欢说话。他一直很内向。这么多年过去了, 他什么都问不上来, 可奶奶就是典型的爱大声说话的人。 , 也许我的基因是他们两个的平均数的组合, 不爱说话, 但也高于平均水平。 10个月大的时候, 二宝喜欢在床上爬来爬去, 期间从床上摔了下来。幸好卧室的地板是木头的, 所以不算大错。偶尔, 我喜欢用床头站起来, 开心地看着你微笑, 意思是:看着我!二宝一岁了, 还不能走路。他只能扶着沙发和茶几四处走动, 但独立行动的能力还是不错的。他喜欢游到弹钢琴的地方, 夸他厉害的时候喜欢转身看着你笑。